右鍵不能

星期四, 11月 12, 2015

耳機窮三代,音響毀一生

我到家附近一間低調經營的耳機店試聽器材。

店主是臺灣回流大馬的畢業生,器材多數入口自中国(如Audio GD、Hifiman 及 Oppo 等)。我帶上自家的『神器』S305耳機擴大機以搭配試聽。

到達現場才發現店主沒有CD播放機,新近的耳機燒友多用電腦或移動器材作為訊源,在他們眼中我似乎成了石器時代的穴居人。(玩黑膠唱片的燒友們則成了北京猿人。)

店主的訊源是硬碟數位音樂播放器,通過DAC連接至耳擴。前端音量很小,相比之下我馬蘭士CD機銜接耳擴則較大聲。

我累積了數年的經驗,這次再次聆聽有不同的體會。

AKG K701:我總算能體會AKG耳機的美好,人聲及小編制(如絃樂四重奏、Bop爵士樂) 表現良好,絃樂四重奏如絲般柔順並非誇大。

拜爾動力的DT880及DT990 (250歐姆版本):聽感和以往一樣,動態平平無奇,恬淡如水。

Sennheiser HD700、HD8000:HD700並不比HD650好得了多少,HD800卻是另一境界,其超高解析力叫人驚訝。即便如此,我要的是能聽見『內聲部』的耳機,不是把每一聲部劃分得一清二楚的耳機,這樣的話感受不到原有的共鳴。

試聽了名為 Darkvoice Figaro 真空管擴大機,音染極重,使HD650蒙上層『聲海棉被』!管擴很熱,我可不想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燒友』。

聲海HD650的老問題是人聲較遠,人聲被電子樂器聲掩蓋過去。不同與流行音樂,HD650聽古典音樂有股『器樂毒』,依然是我聽古典的首選。

說了這麼多,重點是我又敗了一架 AKG Q701回家聽J-Pop/AC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