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鍵不能

星期日, 9月 13, 2015

重慶森林

我陪著親戚們來到重慶,此行為了辦理表弟(不是日本留學那位)重慶大學的入學手續。

渝江旁的內陸城市如其他沿海的城市一樣高度發達,人口密集,達三千萬之多。不文明依舊是中国民眾的通病,交通規矩如同虛設,衛生環保意識差,重慶人也以喧喝般的四川話聞名。慶幸的是,中国大學生的文明程度比一般民眾優秀得多,如今該國大學教育普及,我對中国今後的文明進度很樂觀。

正值中日戰爭結束七十週年,重慶亦是二戰時期首都,每日被電視報紙的宣傳疲勞轟炸,卻很少觸及中国最根本的社會問題,忽略了解放初扮演重要角色的底層農民。我用表嫂的名字買了一張聯通電話卡,上國外網站要翻牆,使用Wifi 也必須以手機號碼註冊,以便政府追查發放謠言的人。

重慶大學虎溪校園為新設,比處在鬧市沙坪壩的舊校舍新穎很多,佔地竟達3760畝,必須使用電子車。表弟居住的校舍專門為外國學生而設,中国學生居住的環境則較為簡陋。

三峽廣場沙坪壩地區中心地帶,有數間百貨商場,我到新華書局參觀,對簡體字的書本提不起勁。豪華的百貨公司內有挑夫搬貨(重慶人稱『棒棒』),真乃古今交集的奇觀。重慶為山城,地勢崎嶇,我剛骨折痊癒拿著拐杖上坡下坡十分吃力。

重慶氣候炎熱,當地人卻愛吃辣喝鮮,據聞川菜的油辣可以將人體內的濕氣逼出來。我只知道如此油膩的食物會使人拉肚子。川菜火鍋水煮魚口水雞放了太多花椒,刺鼻又麻舌,我並不喜歡。我獨愛萬州烤魚,推薦給去重慶的朋友們嚐嚐。

磁器口下著連綿不絕的雨,遊人嘈雜,商店林立,找不到古人那種『多少樓台煙雨中』的意境。

我不和當地人討論政治,礙於我『親西方』的自由主義想法,也不希望被逼去認同集權統治的正當性。

親戚們鼓勵我在重慶大學研讀,我不置可否,英國大學畢業的我在英國進修豈不是更方便嗎?

P/S:根據族譜考證,我母系血統來自蘇軾、抗元武將蘇劉義一脈。中國人作族譜喜歡攀龍附鳳亂掰一通,我祖先可能是被漢化的百越貧農,但我仍舊希望能沾東坡居士一些光。

PP/S:在 Youtube 上載『偷錄』荷蘭皇家大會堂交響樂團現場演奏的人『magisch meisje orkest』終於被刪號,落得個“惡貫滿盈”,也使我們失去了聆聽佳作的機會。

PPP/S:日本在眾多民調反對下通過安保法,我對此抱持觀望態度,不至於反對。為什麼?身為東盟諸國的子民,我並不樂於見到漠視人權的中共政府在南海擴張。相比下自由民權都相當發達的日本不成威脅。亞洲諸國或許可以日本為首,組成同盟協防。擔心引起軍事競賽?中国早已擴充軍備以至威脅周邊諸國主權的地步了,對此視而不見不現實。我認為,日本民眾反對安保法並不全是愛好和平,不理世事的孤立主義是島國的特徵,只不過這回他們別指望神風能吹翻東風導彈

PPPP/S:央視紀錄片與廣告無接縫的剪接讓我意識到東非大裂谷的湖底其實住著企業家/玩家/冒險家王石

PPPPP/S:二戰結束的一系列紀錄片其中有加拿大兵團諾曼底登陸朱諾海灘戰役。髮鬚花白的老兵談起60年前戰爭的犧牲依然是歷歷在目,哭得稀里嘩啦。人類一再忘卻戰爭的殘酷,為了政治目的將子民送上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