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鍵不能

星期四, 11月 10, 2016

另類右派 (Alternative Right)

身為悲觀主義者的好處是,至少結局怎麼壞也在預料之中。

既然傑拉德能在關鍵時刻跌倒,英國能脫歐,川普會當美國總統也不意外。

西方世界民粹主義崛起,一言蔽之就是『發爛渣』,怪全球化、怪難民、怪伊斯蘭教,事實上我們處在工業化引領的人類加速交流及融合的時代,工業革命發源地西方反其道而行,開始擁抱保守主義,名曰『另類右派』。

『另類右派』的使命是『保護傳統西方文化價值觀』,事實上是糖衣包裝的種族主義,只是不如新納粹那麼講究教條主義。『White Genocide (白人種族滅絕)』這樣毫無根據的陰謀論就是『另類右派』的其中一種產物:把白人放在受害者的位置。這種說法說服了許多對現狀不滿的憤青。

英國脫歐已警示我們歐洲的保守民粹主義崛起,但美國的知識分子對國民有信心,認為他們不會像歐洲同胞們倒向右派,結果是他們高估了國民水準。(想想下常年累月依賴Social Media的這個世代會作出這樣的決定也不訝異。)

懷舊是一種假象,一種虛假的希望,麻醉人們對現有問題的關注,把矛頭轉向其它事物,很老套卻很湊效。